收到名校录取通知书,她没有狂欢,而是……

  • 日期:08-29
  • 点击:(751)


  高考不是我们人生最圆满的结局

  快乐才是长久之计

  今年夏天,对于刚刚结束高考的小张来说,是一场噩梦。

  前不久,小张收到了来自一所985学校的录取通知书,一家人开心的不得了。

  可本应更加开心的小张,脸上布满愁容。

  小张的父母以为孩子还没有从紧张的高中生活中缓解过来,于是便没有过问太多。

  某天,小张以同学聚会为由离开家,夜不归宿,父母依旧没有多想,甚至鼓励她去交朋友。

  高中三年,小张为了考上好大学,放弃了同龄人的社交、游戏等一切让自己快乐的事情。

  可随后,不幸的事便发生了。

  小张父母接到公安电话,说小张自杀未遂,正在医院抢救。

  这下,他们慌了神,同时也想不明白,一向乖巧懂事的女儿怎么就想不开了呢?

  看着躺在医院,面无血色的女儿,父母两人心疼极了。

  出院的时候,医生告诉他们,小张患有重度抑郁症,希望他们可以重视起来。

  抑郁症,这个词对于他们的家庭而言,是从来不敢想的,虽然家庭氛围谈不上欢乐,但也不至于让小张患上抑郁吧!

  自打“自杀事件”发生后,父母把小张当做重点保护动物。小张唯一的好友想要去探望,也被她父母拒之门外。

  父母对她开始变得更加小心翼翼,不敢跟小张有过多的交流,生怕哪句话说不对,她又要寻短见。

  小张的负面情绪无处宣泄,只能在朋友圈发泄,可那些不知所以然的路人甲,纷纷来留言,泼冷水,表示小张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  小张又一次绝望,本以为那天死里逃生的自己,是真的被人“救”了,没想到却被一次次推向深渊。

  可这都不是她想要的,每当周末同学们约着爬山的时候,小张都会默默掉眼泪。

  打从小张读了高一,快乐就已经从她的人生中被“夺走”了。

  难道,拥有一张985的录取通知书,就是人生最大的圆满吗?

  从目前几年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来看,显然,录取通知书不是他们快乐的源泉。

  前段时间,“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逐渐攀升”上了微博热搜。

  

  许多年龄在20—22岁之间的学生留言,讲述自己的抑郁经历,在本应无忧无虑的年纪,他们背负了太多的情绪压力。

  此事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,心理学专家建议各大高校建立心理辅导部门,以及抑郁症筛查机制。

  比起一个优秀的栋梁,我们更想要一个个快乐的青年,为世界带来活力和精彩,这需要大家共同努力。

  可就如同小张一样,很多抑郁症患者擅长“伪装”而非求救,因为他们并不被大部分人理解。

  

  

  没有共同经历何谈感同身受

  无法理解共鸣何不试着接受

热搜下,我看到一个网友的留言:

  “刚上大学的时候,我患上了抑郁症,我没有跟任何人说,看病的钱是我假期打工赚的。

  我看了太多因为不被理解,反而更加恶化的例子,所以我没告诉任何人,默默承担着一切。

  可是,真正的悲伤无法掩饰,身边的人察觉到了我的‘不对劲’,都跑来安慰我。

  那时候,我的心理负担反而更重了,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理解抑郁,这让我很自责。

  我会认为,是因为我,他们变得小心翼翼。

  而且自那以后,他们跟我之间变得更加有距离,每次跟我说话,都像医生对待病人。

  比起这种无效的理解,其实我更想要接受,接受一个真实的我......”

  这位网友说出了一个真相,对于抑郁症患者而言,很多人所谓的理解,都是无效的。

  我一直认为,没有共同经历的人是很难感同身受的。

  就像,一个情绪稳定的人,很难去理解抑郁症如火山喷发般的负面情绪。

  因为那些引爆他们的灾难,对普通人来说,只是日常琐事。

  所以谈何理解呢?

  而抑郁症患者相对来说较为敏感,他们能够辨别真正的理解和口头的安慰。

  比起无效的理解,和无用的沟通,他们更想要的是接纳。

  

  大部分抑郁症患者是无法接纳自己的,因此他们认为周遭的一切,也无法接纳自己,所以他们宁愿选择远离人群。

  因为他们怕被人群隔离,怕被当做异类。

  如果这个时候,有人能够真正把他们当做“正常人”,即使默默的陪伴,也会给他们带来无形的力量。

  后来,那位网友描述了抑郁症的后续。

  她说自己因为“格格不入”,被导员换了3次宿舍,直到第4次,她遇到了那群可爱的人。

  室友在她来之前便了解了她的情况,她们并没有因此区别对待。

  就像对待其他人一样,无论是吃饭、上课还是逛街,都会顺便叫着她。

  她们会将喜怒哀乐,统统与她分享,让她知道,其实她并不孤单,每个人都会有负面情绪。

  久而久之,她也学起了室友们,开始分享和倾诉。大学毕业时,她已经彻底摆脱了抑郁症。

  也是在毕业典礼上,她含着泪水向室友们道谢。

  而她的室友却说:“我们早就知道啦,虽然无法理解,但是我们能够接受你呀!”

  这让她非常震惊,原来自己一直被她们“保护”着,这种疗法,比任何药物都要有效果。

  其实,接纳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,是最迫切的渴望,也是最温暖的力量。

  

  

  除了接纳

  我们能做的就是传递快乐

  如果你的身边有抑郁症患者,请记得,接纳是走进他们世界的第一步,而传递快乐,才是疗愈他们的秘方。

  很多抑郁症患者身边的人,会下意识对他们进行“逃避”,因为害怕自己无意间的行为,会伤害到他们。

  然而,这种“逃避”在他们看来,是一种否定。他们会认为,世界抛弃了自己。

  就像文章开头的小张,虽说挽回了生命,但始终无法挽回那颗绝望的心。

  《情深深雨蒙蒙》中有一集令我感触颇深,豪为了帮助可云找回记忆,治疗心理疾病,带她又经历了一次那些美好的过去。

  而作为尔豪现任女友的方瑜,虽然知道这是一种善举,却难免因此感到内心不平衡。

  后来,方瑜的负面情绪爆发,每天闷闷不乐,提不起精神。

  豪和依萍,一个作为她的男友,一个作为她的闺蜜,不仅没有忽略她,还为她“找快乐”。

  他们笑着闹着,将方瑜拉进这群快乐的朋友中,让快乐的因子瞬间传递。

  都说负面情绪会传染,那么快乐也同理,安慰的话千篇一律,但是快乐却是无限可能。

  

  可能,很多抑郁症患者都有共同的经历,在聚会上,无论气氛多愉快,都会缩在角落里悲伤。

  其实并不是他们不渴望快乐,或者对快乐产生了免疫,而是他们没有得到传递。

  所以,不要轻易对任何一个抑郁症患者评价,说他们是“格格不入”。

  更不要向他们灌输一堆大道理,讲一些无力的安慰。

  我们只需要做到:将快乐传递给他们,即使他们会在角落里缩着,也要带他们走进阳光里。

  高考不是我们人生最圆满的结局

  快乐才是长久之计

  今年夏天,对于刚刚结束高考的小张来说,是一场噩梦。

  前不久,小张收到了来自一所985学校的录取通知书,一家人开心的不得了。

  可本应更加开心的小张,脸上布满愁容。

  小张的父母以为孩子还没有从紧张的高中生活中缓解过来,于是便没有过问太多。

  某天,小张以同学聚会为由离开家,夜不归宿,父母依旧没有多想,甚至鼓励她去交朋友。

  高中三年,小张为了考上好大学,放弃了同龄人的社交、游戏等一切让自己快乐的事情。

  可随后,不幸的事便发生了。

  小张父母接到公安电话,说小张自杀未遂,正在医院抢救。

  这下,他们慌了神,同时也想不明白,一向乖巧懂事的女儿怎么就想不开了呢?

  看着躺在医院,面无血色的女儿,父母两人心疼极了。

  出院的时候,医生告诉他们,小张患有重度抑郁症,希望他们可以重视起来。

  抑郁症,这个词对于他们的家庭而言,是从来不敢想的,虽然家庭氛围谈不上欢乐,但也不至于让小张患上抑郁吧!

  自打“自杀事件”发生后,父母把小张当做重点保护动物。小张唯一的好友想要去探望,也被她父母拒之门外。

  父母对她开始变得更加小心翼翼,不敢跟小张有过多的交流,生怕哪句话说不对,她又要寻短见。

  小张的负面情绪无处宣泄,只能在朋友圈发泄,可那些不知所以然的路人甲,纷纷来留言,泼冷水,表示小张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  小张又一次绝望,本以为那天死里逃生的自己,是真的被人“救”了,没想到却被一次次推向深渊。

  可这都不是她想要的,每当周末同学们约着爬山的时候,小张都会默默掉眼泪。

  打从小张读了高一,快乐就已经从她的人生中被“夺走”了。

  难道,拥有一张985的录取通知书,就是人生最大的圆满吗?

  从目前几年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来看,显然,录取通知书不是他们快乐的源泉。

  前段时间,“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逐渐攀升”上了微博热搜。

  

  许多年龄在20—22岁之间的学生留言,讲述自己的抑郁经历,在本应无忧无虑的年纪,他们背负了太多的情绪压力。

  此事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,心理学专家建议各大高校建立心理辅导部门,以及抑郁症筛查机制。

  比起一个优秀的栋梁,我们更想要一个个快乐的青年,为世界带来活力和精彩,这需要大家共同努力。

  可就如同小张一样,很多抑郁症患者擅长“伪装”而非求救,因为他们并不被大部分人理解。

  

  

  没有共同经历何谈感同身受

  无法理解共鸣何不试着接受

热搜下,我看到一个网友的留言:

  “刚上大学的时候,我患上了抑郁症,我没有跟任何人说,看病的钱是我假期打工赚的。

  我看了太多因为不被理解,反而更加恶化的例子,所以我没告诉任何人,默默承担着一切。

  可是,真正的悲伤无法掩饰,身边的人察觉到了我的‘不对劲’,都跑来安慰我。

  那时候,我的心理负担反而更重了,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理解抑郁,这让我很自责。

  我会认为,是因为我,他们变得小心翼翼。

  而且自那以后,他们跟我之间变得更加有距离,每次跟我说话,都像医生对待病人。

  比起这种无效的理解,其实我更想要接受,接受一个真实的我......”

  这位网友说出了一个真相,对于抑郁症患者而言,很多人所谓的理解,都是无效的。

  我一直认为,没有共同经历的人是很难感同身受的。

  就像,一个情绪稳定的人,很难去理解抑郁症如火山喷发般的负面情绪。

  因为那些引爆他们的灾难,对普通人来说,只是日常琐事。

  所以谈何理解呢?

  而抑郁症患者相对来说较为敏感,他们能够辨别真正的理解和口头的安慰。

  比起无效的理解,和无用的沟通,他们更想要的是接纳。

  

  大部分抑郁症患者是无法接纳自己的,因此他们认为周遭的一切,也无法接纳自己,所以他们宁愿选择远离人群。

  因为他们怕被人群隔离,怕被当做异类。

  如果这个时候,有人能够真正把他们当做“正常人”,即使默默的陪伴,也会给他们带来无形的力量。

  后来,那位网友描述了抑郁症的后续。

  她说自己因为“格格不入”,被导员换了3次宿舍,直到第4次,她遇到了那群可爱的人。

  室友在她来之前便了解了她的情况,她们并没有因此区别对待。

  就像对待其他人一样,无论是吃饭、上课还是逛街,都会顺便叫着她。

  她们会将喜怒哀乐,统统与她分享,让她知道,其实她并不孤单,每个人都会有负面情绪。

  久而久之,她也学起了室友们,开始分享和倾诉。大学毕业时,她已经彻底摆脱了抑郁症。

  也是在毕业典礼上,她含着泪水向室友们道谢。

  而她的室友却说:“我们早就知道啦,虽然无法理解,但是我们能够接受你呀!”

  这让她非常震惊,原来自己一直被她们“保护”着,这种疗法,比任何药物都要有效果。

  其实,接纳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,是最迫切的渴望,也是最温暖的力量。

  

  

  除了接纳

  我们能做的就是传递快乐

  如果你的身边有抑郁症患者,请记得,接纳是走进他们世界的第一步,而传递快乐,才是疗愈他们的秘方。

  很多抑郁症患者身边的人,会下意识对他们进行“逃避”,因为害怕自己无意间的行为,会伤害到他们。

  然而,这种“逃避”在他们看来,是一种否定。他们会认为,世界抛弃了自己。

  就像文章开头的小张,虽说挽回了生命,但始终无法挽回那颗绝望的心。

  《情深深雨蒙蒙》中有一集令我感触颇深,豪为了帮助可云找回记忆,治疗心理疾病,带她又经历了一次那些美好的过去。

  而作为尔豪现任女友的方瑜,虽然知道这是一种善举,却难免因此感到内心不平衡。

  后来,方瑜的负面情绪爆发,每天闷闷不乐,提不起精神。

  豪和依萍,一个作为她的男友,一个作为她的闺蜜,不仅没有忽略她,还为她“找快乐”。

  他们笑着闹着,将方瑜拉进这群快乐的朋友中,让快乐的因子瞬间传递。

  都说负面情绪会传染,那么快乐也同理,安慰的话千篇一律,但是快乐却是无限可能。

  

  可能,很多抑郁症患者都有共同的经历,在聚会上,无论气氛多愉快,都会缩在角落里悲伤。

  其实并不是他们不渴望快乐,或者对快乐产生了免疫,而是他们没有得到传递。

  所以,不要轻易对任何一个抑郁症患者评价,说他们是“格格不入”。

  更不要向他们灌输一堆大道理,讲一些无力的安慰。

  我们只需要做到:将快乐传递给他们,即使他们会在角落里缩着,也要带他们走进阳光里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